最新更新

任友群:信息技術教育不應落下任何一個孩子

訪問次數 : 發布時間 :2019-06-13

爲了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提出的關于“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發展素質教育”的要求,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落到教育實踐中,2018年1月初,教育部印發了《普通高中課程方案和語文等學科課程標准(2017年版)》,爲新時代的基礎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其中,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修訂組以立德樹人爲根本導向,凝聚國內計算機、教育等領域的知名專家和一線教師的智識,汲取國內外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發展的經驗,將培養數字時代公民素養的目標落實在《普通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2017年版)》(以下簡稱新版課標)中,爲我國高中、義務教育階段的信息技術教育提供新思路、新理念、新路徑,成爲當前指導全國信息技術課程的教材編制、評價研制、教師培養培訓和教學設計的根本依據。

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在不同階段各具特點

我國信息技術教育的發展,是世界各國信息技術教育發展曆程中的有機組成部分。自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隨著計算機技術和互聯網世界的不斷發展,信息技術教育大體經曆了早期計算機教育、計算機應用教育和信息技術教育等三個發展階段,每個階段各有其不同的教育重點,這些重點既反映了不同曆史階段的技術發展特征,也反映了信息技術教育的不同價值取向。

上世紀70年代末,個人計算機的興起引起國際教育界的關注,世界許多國家紛紛將計算機納入中小學教育內容當中。1981年,在瑞士洛桑召開的第三屆世界計算機教育應用大會(WCCE/81)上,著名學者葉爾肖夫提出了人類生活在一個“程序設計世界”的觀點。該觀點反映出“計算機文化”的思想,強調通過程序設計教育培育計算機文化。隨後,程序設計開始成爲計算機教學的重要內容。爲了應對國際教育改革形勢,我國于1982年在清華、北大、北師大、華東師大、複旦大學等5所重點大學附中首次開設“BASIC程序設計語言”課程,揭開了中小學計算機教學試驗的序幕。隨著教學試驗的不斷進行,教育部分別于1983年和1984年先後召開兩次中小學計算機教育工作會議,總結和反思試驗工作,同時確定了在中小學開展計算機教育的工作方針和教學大綱。

最值得一提的是,1984年鄧小平同志在上海視察中國福利會少年宮兒童計算機活動時提出“計算機的普及要從娃娃做起”,這句話曆史性地成爲中國計算機教育發展的一個裏程碑。它不僅確立了中小學計算機課程的重要地位,也推動了計算機教學從試驗走向大範圍推廣。

到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後,伴隨著計算機應用軟件的日益成熟,計算機應用領域迅速擴大,許多非計算機專業人士開始利用這些工具從事工作。1985年在美國弗吉尼亞州召開的第四屆世界計算機教育應用大會(WCCE/85)上,有學者提出將計算機作爲一種工具來有效使用的教育目標,強調將計算機作爲一種工具用來解決實際問題。此時,計算機教育重點從程序設計轉向以操作技能培訓爲主的計算機應用教育。在這一“計算機工具論”的影響下,原國家教委在1986年召開的“全國中學計算機教育第三次工作會議”上作出增加計算機應用軟件教育內容(如數據庫、電子表格等)的決定。1987年頒布的《普通中學電子計算機選修課教學大綱(試行)》就是在原教學大綱的基礎上添加了一些介紹計算機應用軟件的教育內容。同年,爲了貫徹鄧小平同志“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指示,“全國中學計算機教育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並分別在北京師範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設立“北京研究部”和“上海研究部”。隨著計算機教育在小學的大範圍開展,後又更名爲“全國中小學計算機教育研究中心”。該中心的設立推動了我國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的實施,也爲後續課程指導綱要的制訂打下基礎。

20世紀90年代以來,網絡技術的發展使得全球信息總量呈幾何級數迅速增長,有效獲取和應用信息成爲社會生存的一項重要能力。豐富的信息資源爲人們解決問題提供了有力支持,但也增加了人們的心理負擔和工作壓力。作爲信息社會公民所必備的基本素質,信息素養培養的教育目標逐步確立。2000年10月,教育部召開“全國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工作會議”,頒布了《中小學信息技術課程指導綱要(試行)》《關于中小學普及信息技術的通知》和《關于在中小學實施校校通工程的通知》等重要的指導性文件,明確提出要“培養學生良好的信息素養”。從此,“中小學計算機教育”的名稱正式改成了 “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會議還決定,從2001年開始用5-10年左右時間在全國中小學(包括中等職業技術學校)普及信息技術教育,並將信息技術課程列爲中小學必修課。此次會議是中國基礎教育課程領域以超前的眼光和開闊的視野,積極主動地回應信息技術迅速發展的標志,信息技術教育進入了發展快車道。

2003年,教育部頒布《普通高中技術課程標准(實驗)》[含通用技術和信息技術,以下簡稱課標(實驗)]。課標(實驗)對高中信息技術課程的基本理念、課程目標、課程內容等進行了詳細說明,它的出台推動了我國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的發展。

從1982年首次在高中開設計算機選修課到1984年頒布《中學電子計算機選修課教學綱要(試行)》,從1987年成立“研究中心”到後來頒布《普通中學電子計算機選修課教學大綱(試行)》《中小學計算機課程指導綱要(試行)》,直至課標(實驗)等一系列舉措推出,可以看出我國政府非常重視信息技術教育。我國教育信息化建設在基礎教育領域也取得了顯著進展,開展信息技術課程的教學條件得到明顯提高。據教育部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4季度末,全國92.1%的中小學校(除教學點外)實現網絡接入,配備多媒體教學設備普通教室303萬間,86.7%的學校已擁有多媒體教室,其中62.2%的學校實現了多媒體教學設備全覆蓋。到2015年,100%的高中、95%的初中、50%的小學已經開設信息技術必修課。由此可見,學校信息技術課程在全國範圍內已經實現普及。

正視新時代信息技術教育改革面臨的挑戰

盡管我國信息技術教育發展很快,但是我們必須正視新時代信息技術教育改革面臨的挑戰。當前,我國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距離培養適應數字化社會公民的要求還遠遠不夠,距發達國家或地區的信息技術教育水平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國不同地區之間還存在推進“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所必須跨越的數字鴻溝。我們對“數字土著”(且不說也有學者認爲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數字土著)一代學習需求研究不足,對這些熟用各類日常數字媒體、盯著屏幕長大、交錯生活在真實世界和“二次元”世界的青少年,如何引導他們建立數字時代的國家意識、民族情懷、信息倫理與道德水准,提高利用信息技術解決真實問題的能力,尚缺乏有效的教學手段和多元的教學策略積累。中國已經走在從制造大國邁向智造大國的路上,我們需要大衆創新、萬衆創業,然而我們的學習理念、課程設計和教學方式在現實中很大程度還停留在黑板紙筆年代,課堂上的信息技術應用與課堂外技術革命的迅猛發展呈現出兩個世界。OECD的數據表明,我國即便是發達城市如上海的數字化學習與教學水平,與全球視野中創新國家和地區的水平還有差距。面對發達地區和邊遠貧困地區之間的信息技術設施、師資、理念的巨大差異,不同區域的孩子享受的數字化學習環境和教育資源存在天壤之別,我們應該怎樣使新的技術能夠爲後者提供彎道追趕的可能?生活在網購、外賣、微信、QQ、網約車、共享單車、掃碼支付世界中的青少年,“臉書”用戶數據泄露事件是隨時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他們的未來是否會遭遇“劍橋分析”們的操控,今天的信息技術教育該如何將信息意識、信息倫理道德植入年輕的心靈,成爲信息時代腦智的一部分,成爲未來公民生存和發展的必備素養?值得我們重視。

重視下一代公民的數字化勝任力培養

爲了迎接這些挑戰,教育部于2014年啓動了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修訂工作。公允地說,10多年前的課標(實驗)解決了我國基礎教育課程體系中信息技術課有沒有的問題,作出了應有的貢獻,也完成了其曆史使命;而這次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的修訂堅持立德樹人的教育理念,依據《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和《普通高中課程方案(修訂稿)》,凝練學科核心素養,明確學科大概念,構建了包含必修、選擇性必修和選修的課程結構,爲形成中國特色的普通高中信息技術課程體系,爲提升全體中國學生在數字時代的信息素養提供了中國方案。

在立德樹人理念的總體導向下,新版課標圍繞培養具有核心素養的數字公民,提出了信息意識、計算思維、數字化學習與創新、信息社會責任等四大學科核心素養。基于對當今世界各國同類教學改革的比較研究,基于對信息社會發展趨勢的理性判斷,基于培養下一代在全球化時代的數字化勝任力的責任擔當,新版課標還明確提出要通過一定形式的編程和算法教學,促進全體高中學生養成計算思維。

在教育部教材局的整體部署下,依據新版課標的教材編制工作已經鋪開。目前,全國五套高中信息技術教材正在緊張編制中;上海作爲全國唯一參與教育綜合改革試驗的地區,也于2018年3月啓動了新版高中信息科技教材的編寫工作。今後,基于新教材的資源(特別是在線資源)建設和評價模式改革,以及專任教師的培養培訓,都是有關部門需要面對的繁重任務。特別是計算機學科的專業組織和優秀的互聯網企業,今後也需要更積極地參與到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改革中來。

隨著新時代的到來,面向核心素養的信息技術課程正在成爲中小學的一門核心課程。任何國家如果忽視下一代公民的數字化勝任力培養,都有可能在教育上犯下戰略性錯誤。因此,我們對以下兩方面要有清醒的認識和行動:

第一,“數字土著”不會自動變成數字公民,那種以爲只要讓下一代在信息技術豐富的環境中生活就能使之自動成爲合格數字公民的觀點是錯誤的,包括思維和倫理等方面的許多信息素養都需要經過系統的教育養成。

第二,計算思維對未來從事任何一項工作的公民都是必備素養,通過不同工具支持的編程和算法訓練培養計算思維是現階段課程實施最可行的途徑,新版課標強調的編程訓練不是簡單的編制代碼,也不是爲了編程而編程,而是通過編程培養全體學生的計算思維。因此,今後所引導的教材改革、教學改革、教師教育改革、評價改革還剛剛開始。在信息技術革命不斷刷新人們生存狀態的今天,在教育教學改革不斷走向深入的中國,信息技術教育不應落下任何一個孩子。

(作者任友群系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教育部高中信息技術課程標准修訂組組長)

文章關鍵字: 信息 技術 計算機 課程 高中